Amily

-黄油曲奇-:

“娜娜の夢境森林”

恍惚中,娜娜来到了梦中的森林;

逃离喧嚣的城市,留在安静的地方。

屹青:

「藍色海岸線」


以前在北法就總是聽說南法的「藍色海岸線」特別美,並且屬尼斯的最經典。我的確很相信這句話的。結果上山後,雲層擋住了太陽公公,這陰鬱的畫面沒能讓我感受她的熱情,唉,反正海水還是藍的。罷了罷了。


攝於尼斯,二零一四年夏


Hasselblad 503CX

Carl Zeiss Distagon T* CF 60mm 3.5f

Kodak Ektar100

认识自我的代价--------《诱惑十七岁》

mola很懒:


《诱惑十七岁》拍摄于1998年,讲述1984年发生的故事,使得影片看起来非常具有时代感,初看片头可能会有看不下去的感觉,直到男主的外貌拯救了准备弃片的人。不说芳华绝代吧,至少五官端正人畜无害,令人看着赏心悦目。


影片总体来说还是很流畅的,节奏紧凑,算是能一口气看完的故事片。简而言之,能概括成一个青少年在高中与大学衔接时的成长故事,从不确定自己的性向,到对认识自我性向的迷茫怀疑,直至最后的确认无疑。这部影片可以说是真正的单主,其他的角色都是围绕男主Eric的成长而适时出现的,推动着故事发展,帮助主角一步步从青涩懵懂到坦诚面对。


影片中我最喜欢的角色是Angie,她是Eric假期打工快餐店的领班,也可以说是Eric在明确认识自己性向路上的mentor。在Eric第一次走进gay bar的时候,Angie带着他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小伙伴,让他感受到自己不是异类,做个骄傲的gay有什么不可以。之后Eric成为了gay bar的常客,在这里他才能放肆的展示自己的个性,毫不惧怕自己的性向,成为大多数类型的存在。


男主闺蜜Maggie算是一个比较悲剧的角色,自始至终爱着一个gay的fag hag(用这个词绝无贬义)。毕竟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说她之前完全没意识到Eric的gay属性是不可能的,一个直男会让闺蜜帮助画眼线么,会有这么妖孽的舞姿么,会有这么时尚有品的穿衣打扮?当Eric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个gay后,整个人由内而外就散发出了gay的气质,尤其是Maggie帮他整的新发型。所以说,Maggie应该是看到他“变成”gay的整个过程,大家心知肚明只是谁都不愿捅破那层纸罢了,当Eric亲口说出自己性向时Maggie是能欣然接受的。


Maggie的悲剧正是Eric的不负责,一被母亲怀疑自己是gay就去和闺蜜发生关系来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gay,这不能不说渣到极限了。虽然美国的确很开放,十七岁也是懂事的年纪了,闺蜜也是自愿的,但是这种自愿的前提正是Maggie对Eric的真爱,而Eric却借此来践踏这份爱。好吧,十七岁这种尴尬的年龄段是有点迷茫,是有可能为了一时的刺激走错路,Maggie也是有思考能力的也应该考虑适时的拒绝,这段故事暴露了Eric的性格缺陷却真实的展示了少年青涩的处事方式。事实上,在这个年纪这样去处理问题的也不一定是少数或者没有,这是一个成长的故事,真实的成长经历必定有遗憾。


Rod和Jonathan是和男主有过“拉灯”片段的过客,谁都算不上正牌,也是因此Eric说自己没有男朋友,和男人之间不过是性关系而已。既然Eric都能正视这两段和性伴侣的关系了,也就没必要诟病Rod和Jonathan渣不渣了。尽管Eric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走出和Rod之间的暧昧关系,Rod也算是为Eric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第一人,但是这是部侧重在成长的单主角的故事片而不是讲述男男真爱的爱情片,这些过眼云霄的爱不过是成长的代价罢了。你也不能说,看吧gay就是没节操见到一个上一个,异性恋的十七岁又有几个是有好结局的。


导演只是在讲一个普通青少年的成长经历,恰好他是个gay罢了。我给这部影片打8分,其中2分给男主的外貌,就我的审美观她实在长得太好看了。



乘火车游瑞士

行者-BLOGBUS:


我记得在卢塞恩的一块信息牌上的第一句话大意是“卢塞恩就是典型的瑞士小镇,有雪山、湖泊和草原”。我的瑞士之旅起于日内瓦,沿途经过蒙特罗、因特拉肯、卢塞恩、苏黎世、列支敦士登的瓦杜兹,最后从苏黎世返回日内瓦。


启程之前,就已经知道在瑞士旅行最方便的交通方式当属火车,但是票价不菲,所以一出日内瓦机场,就去瑞士国铁花170瑞郎购买了有效期一年的半价火车卡,虽然我只在日内瓦呆三个月。瑞士国铁的标志SBB CFF FFS其实是分别用德文、法文和意大利文三种语言的简写。如果购买了瑞士国铁的半价卡,不仅乘坐火车可以打五折,乘坐各大城市的公共交通也可以享受优惠,包括从Sargans往返列支敦士登的巴士。


瑞士的火车干净整洁,有些双层车厢还配备有儿童娱乐区,人性化的设计随处可见,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免费的无线网,虽然车厢上有WIFI标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坐的都是二等座。


蒙特罗(Montreux),这座与日内瓦相对,守在莱芒湖另一端的小城因一年一度的爵士音乐季而久负盛名。这个城市的名字与我居住的蒙特利尔(Montreal)是如此的相似,特别是港人的叫法“蒙特娄”,以至于我都会时不时地口误一下。



蒙特罗,城如其名,是一座名符其实的山城(Montreux中的Mont就是法语“山”的意思),所以对于我这个出生并成长在山城中的孩子来说有着格外的特殊好感。火车站就建在山脚下,出了站台走下一段很陡峭的阶梯就可以来到湖边。我到的那天正好是复活节,所以整座城市显得格外的冷清,几乎没有开门营业的店铺。我就一个人沿着湖滨步道,朝着著名的西庸城堡(Château de Chillon)进发。当然,你也可以乘坐公共汽车或火车,夏天的时候还有渡轮可以达到城堡,但是你肯定会错过这条繁花似锦的湖滨步道。


四月的瑞士正是各种鲜花争奇斗艳的季节,在雪山和湖泊的映衬下更显美轮美奂,从火车站沿湖走到城堡也就不过半小时至四十分钟,最主要的是可以走到城堡脚下的一片小沙滩,那里是给城堡照全景的绝佳位置。



门票学生价好像是12瑞郎,城堡里面很大,逛完得花上两三个小时。关于这座城堡的历史以及与它有关的浪漫主义文学艺术,城堡里面的介绍都非常详尽,还配有中文的有声解说。城堡的地下室曾经是一座监狱,英国诗人拜伦著名的“西庸的囚徒”就是取自这里。上层空间保留了以前在这座城堡生活的王公贵族的器物和设施等,再现了当年的生活场景。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木质浴桶,因为介绍说只有贵族才有资格享受沐浴这样的顶级奢华服务。还有的空间被改造为临时的展场,展示一些艺术家的作品。至于有关这座城堡的风花雪月,唯一记下来的一句话就是某瓦莱诗人说的“在湖边忧郁地吟唱着关于我们命运的莫名悲歌”。


对了,蒙特罗还有一个有名的“景点”,也是因爵士音乐节而兴的“蒙特罗爵士咖啡馆”,并且在伦敦和巴黎的顶级百货公司设有分店。


在蒙特罗待的时间不超过7个小时,有搭乘火车去往因特拉肯,中途在传说中的最美小镇斯皮茨(Spiez)短暂停留换火车。



由于订的青年旅社离因特拉肯西站较近,所以在这个车站下车,当天天工不作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气温骤降,第二天早晨起来都能看见上顶上起了一层白白的霜雪。因特拉肯(Interlaken)字面意思就是两湖之间,是攀登著名的少女峰的必经之地,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这里的中国人异常的多。我随便进了一家镇上的商店,迎面走来的都是中国服务员,和他们聊了一下,他们都是在瑞士各地念书的学生,专门跑到这里来做售货员兼职,因为这里的中国土豪游客太多了,就在我和她聊天的不一会儿功夫,就看到好几个手持招商银行金葵花卡的大哥大姐瞬间刷掉好几块手表和道具。相形见绌之下,她也知道从我这里套不到什么打单,就索性给我推销了两款削皮刀。



第二天早晨离开因特拉肯去往卢塞恩(Luzern)竟然坐错了火车,本来应该直接从因特拉肯走东线直达卢塞恩,结果阴差阳错地坐上了西线去伯尔尼绕了一圈,还被查票的大妈硬要求补交了差价。由于耽搁了一点时间,在卢塞恩的停留时间不得不再缩短。当天是复活节小长假的周六,所以整座小城熙来攘往,如春登台。对于习惯了小镇格局的我而言,根本就不需要手持地图,直接凭着感觉就能从火车站走到著名的廊桥,廊桥的另一头是老城,但已被现代的品牌商业给占据,但是露天集市上贩售的各种土特产和新鲜蔬果倒是更能吸引我的眼球。


卢塞恩还有一头有名的石狮子,被马克·吐温称作是“世界上最让人难过、最令人动情的石头”。那天心如死灰的我已经不想再见到这样的眼睛,索性跳过了它。




苏黎世,瑞士最大的城市,金融中心,正如其名字里有个rich一样,是全球最昂贵的城市三甲之列。也许是因为阴天的关系,整座城市的灰冷色调给我的第一印象异常不安。我想象着迎面而来的穿着神色长风衣夹着公文包的银行家们,他们冷峻的面庞和听起来生硬的德语腔调真是这座城市气质的绝佳反映。我对这里的精品店和私人银行了无兴趣,只有老城,在岁月里历久弥新的老城能吸引我的脚步。



我好像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些瑞士城镇的火车站和老城之间似乎都隔着一条河。苏黎世的老城建在一座小山丘上,旁边是赫赫有名的苏黎世大学,整座开放式的校园已经与街区融为一体,我也是一不留神就误入了。



由于舍不得三瑞郎的公交费,我硬是发挥了自己暴走的本领,从市中心走到了十公里开放的青年旅社,沿途经过了苏黎世湖和形形色色的社区。我就喜欢这种在社区中穿行的感觉,身边经过的人不再是游客,而是慢跑、遛狗、散步的本地居民,我能见到他们门前栽种的花草以及停靠的汽车,我就开始想象这栋房子的主人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对了,苏黎世这家Youth Hostel虽然地方有点“偏”,但是设施很齐全先进,五星好评,强烈推荐,前提是必须是他家的会员,不然会被强迫办一张卡。



出行最后一天,从苏黎世乘火车去列支敦士登,天空终于放晴,整个沿途风光美不胜收,真有一种列车没有终点的强烈期许。瑞士没有直接通往瓦杜兹的火车,我选择在Sargans换乘列支敦士登的巴士。等候巴士的时候,再次见识了假日的空旷,几乎四十五分钟才有一辆车,上车的看样子都是游客模样,巴士司机是个年轻的帅小伙,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之前多收了我的钱,在我向他出示半价卡后,他很不好意思地把钱退给了我。


从Sargans火车站到瓦杜兹中心大概需要半小时,沿途尽是雪山田园风光。你会看到整齐有别致的小房子,你会觉得列支敦士登这个堪称袖珍的国家是何等的富足和和谐,居住在这里的人相比也是乐活而从容的,你会觉得成为这样一个连军队都没有的小国的公民也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们在以大国心态自居的时候,我们炫耀着我们的航天技术,我们的高铁,我们的现代化武装力量,我们的摩天大楼……来到这里,才发现这些听上去彰显力量的意象,在返璞归真的诗情画意面前,反而显得那么的飘渺和不实在。



列支敦士登(Liechtenstein),我到现在还是不会拼写并正确用英文读出它的名字。这个夹在瑞士和奥地利之间,面积仅160平方公里(三分之一个北京朝阳区那么大)、人口不足四万的内陆袖珍国,最有名的就是邮票,这点可以在首都瓦杜兹(Vaduz)大大小小的纪念品商店里看到。我很高兴瓦杜兹城堡建在山上,这样我又可以登高望远。上山的路曲曲折折,沿途设置了很多介绍这个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制度和历史的展示栏,让你在登上山之前能够对这个国家有大致的了解。


城堡不对外开放,是这个大公国王室的居所。其居高临下的气势似乎在与周围的群山对话,一起守卫着它们的国家。



在列支敦士登最遗憾的是没能敲到入境纪念章,也许也是因为假期的原因吧,邮局也不开门。不过如果有机会,我真希望在这个富庶的小国,以回归田园的方式住上那么一段时光。

NumberW:

我们穿过柯士甸道的闹市鱼蛋档,跨越一百二十年的世界阶梯,与百德新街的爱侣擦肩,寻闻名隐市的日式拉面,日落前奔赴海边看潮涨潮退。大片的火烧云映得你目光温暖。海风把你发梢熏得弯弯。这个夏天,我想与你一起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下一个明天,我依旧,像对你一样满怀热忱。

穆穆vintage·LoFoTo:

【双彩虹,火烧云,徕卡大楼】在德国韦茨拉尔,本来是徕卡老大楼探访之旅,却惊喜地遇到了雨后的双彩虹,这还不够,双彩虹的对面,是我从未见过的壮丽的火烧云!

微博:@穆穆vintage

(2014年10月9日,德国韦茨拉尔)

Yakulet-chihato:

【With the wind】8P

就这样顺应着一阵风,我记下了你的面容,

就算朦胧,不曾触碰,一个微笑足以弥补巨大的空洞。

一个人的京都(七)

安孜:




金阁寺,游离于京都密集的佛寺区域之外。


早被三岛由纪夫的文字蛊惑,也看过不少关于这座寺庙美丽的照片,意念深处对它的盛名颇有些准备。但当我绕过照壁和竹篱,突然面对一池之隔的金阁时,震撼之美还是瞬间摄住了我的魂魄。


依然是薄阴天气,但这一壁的金色却令世界登时璀璨。就连水中金阁的倒影,都在绿衣映衬中放射光华。


终于明了世间有种不易的美,经得起时间的熬煎,不因任何歌咏或贬损而变更分毫。



占夏:

正好看到这个话题【你为什么还单身】那就来参与一下。

答案是:

在国外生活之后独立应对能力变强,很适应一个人掌握工作和生活的节奏,而且可能因为我是SOHO在家里工作,导致生活中接触到的人圈子变小了吧。

求脱单!XDDDDDD


顺便晒一下我的solo,因为经常有人说喜欢我的这个小户型,求个整体照片,那今天就来发一发(晚上光线不好)主卧是打掉了阳台的墙形成一个3m*6m的通间,厨房3m*1.6m,然后厕所只有不到2平(只铺了普通白砖,毛巾架、马桶和淋雨设备而已),当时刚毕业没什么钱,软装很多@宜家家居IKEA 

DIY旧房改造的装修话题请戳 #RAPUNちゃん# 去新浪微博看